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姓萧名雪,何故又名~~~?理解我的人不需要我解释,不理解我的人,不配我解释!——傲骨行天下,雪寒育劲松。凌云壮志在,霜剑笑从容。

网易考拉推荐

军媒评火烧邱少云:你不理解军人生理学别腹黑  

2015-04-15 12:46:01|  分类: 军事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由解放军报官方微信“军报记者”和“当代海军杂志”“冲锋号”等微信公众号发起的有关“军人生理学”现象的讨论火了。许多网站进行了转发,截至4月11号晚上9点,百度相关搜索条目达到了207万。


军媒评火烧邱少云:你不理解军人生理学别腹黑 - 萧雪 -        萧雪de博客

   事情的起因在于清明节前,某些网络媒体用标题党的方式炒作“军校学生称火烧邱少云违背生理学”,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方式否定军队英雄。随后,“人民前线报”等微信公众号据此发出评论《清明节将至,如何慰那些被恶意抹黑的革命英烈》,义正辞严地对这些网络不良现象进行了批驳。

  “军人生理学”,因为看似一般人很难做到、用“常理思维”很难解释,确实让有的人理解不了。比如,有人就怀疑为什么在被火烧的情况下,邱少云能够做到趴着不动,自己却被烧痛一点就会跳起来;还有人恶意假借所谓专家的口吻,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人体对疼痛的“承受极限”,称这种行为不可能。其实,这种所谓的“科学”是经过某些人主观选择的“科学”,不是对所有人都绝对适用的“科学”,里面没有考虑一些人在坚定信仰的支撑下所爆发出来的顽强意志力。

  据报道,1963年6月11日,越南僧人释广德为抗议美国支持的南越总统吴廷艳政府,在西贡的闹市街头,用汽油引火自焚。包括《纽约时报》记者大卫哈伯斯坦和美联社西贡支部的主任大卫马尔科姆在内的众多人目睹了全程。大卫哈伯斯坦如此描述了当时的场面:火焰从人体上腾起,他的身体慢慢地萎缩干枯,他的头颅渐渐烧焦变黑。空气中弥漫着人体烧焦的味道,人的躯体的燃烧速度快得惊人。我听见身后有越南人的啜泣声,他们正聚集到这里来。我简直太惊骇了,哭都哭不出来,脑子里一片混乱,也忘了做记录或问什么问题,手足无措,甚至无法思考。整个过程中,身陷烈焰的僧人纹丝不动,也没有一声呻吟,他的静定与四周人们的悲泣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段被照片、文字等详细记录的自焚过程,充分证明了有的人在被烈火焚烧的情况下,是能够做到身体不动的。这种用所谓的“生理学”解释不了的现象,不是说一定就不存在,而是确实有的人能够超越这种常人的“生理学”。


 

资料图
资料图

 
 其实,不仅对邱少云,对其他很多军人的顽强毅力和坚定的意志力,一般人可能也理解不了。比如,丁晓兵在战场上一条右臂被炸得只连着一点皮肉,他竟然拔出匕首,自己割下自己的断臂别在腰间,和战友们扛着俘虏,冒着敌人的炮火翻山越岭近4个小时才撤回来,身后留下了一条3公里长的血路,这是用某些人所引用的“生理学”能够理解的吗?战争年代,革命先烈被俘后,往往被敌人施以毒打、刀割、挖指甲盖、灌辣椒水等酷刑,却依然能够咬紧钢牙,这是用某些人所引用的“生理学”能够理解的吗?抗日名将杨靖宇被围困在冰天雪地完全断粮五天五夜,他牺牲后敌人残忍地将他剖腹,发现他的胃里尽是枯草、树皮和棉絮,竟无一粒粮食,这是用某些人所引用的“生理学”能够理解的吗?!

资料图
资料图

  “军人生理学”里一直传承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血性,传承着坚定忠诚、不可撼动的政治定力。也正因为如此,面对生死考验,年纪轻轻的王庆平、罗昊等烈士能够在紧急关头,毫不犹豫地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选择留给自己;“三栖精兵”何祥美,能够突破常人的生理极限,在海水里一直深潜到12米。不能用某些人假意推崇的“科学”来怀疑他们事迹的真实性,而是说明某些人所引用的“生理学”,在很多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军人身上不管用!

  对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现象,不理解情有可原,但故意腹黑就是别有用心了。其实,某些口口声声用什么“生理学”来质疑革命英烈的人,并不是真正想讲科学,而是打着“科学”的幌子诋毁英烈形象和英雄精神,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否定、抹黑英模,进而妄图篡改党史军史,消解主流意识形态并搞乱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从根本上动摇社会主义中国的立国之本和强国之路。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军人生理学”热议的背后是正义与丑恶之争。对“军人生理学”的赞赏为什么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因为有良知、有爱国心的正义网民还是占了大多数。心中有热爱、心中有崇敬、心中有敬畏。他们知道一个国家最可珍贵的就是英雄和英雄精神,一个有伟大英雄的民族,才是伟大的民族,纵百折而不挠、万难而不屈!也因此,对那些恶意腹黑“军人生理学”的势力和个人,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认识到他们的险恶用心,旗帜鲜明地自觉进行批驳和抵制。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